小学和初中的三件轶事

Honestly, I am too busy to translate this right way, although I think bilingually, and I wrote this myself.

It’s about my mission and philosophy, and how three events helped to shape them.  I am back to writing, that is for sure.


首发于 个人博客:ftdsci.com / QQ空间:775842684

 

前几天我想了一个玩笑,说因为我的科学基础来源多样且复杂(伟大的爹娘、初中闲书、高中图书馆、慕老、雨露、民科吧、天文观测、音乐、赛车游戏、YPT、bhs、玻尔兹曼的诅咒*,等等等等),我的GRE考试感觉恐怕会感觉像《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或许能答对的不少,但是知识的来源比答案还精彩。

不过,根据我和美利坚人民教育招生考试院(ETS)达成的共识,昨天进行的物理考试,试题和难度都是不方便透露的。可评论的是,在考场,我发现在涂完卡之后,还有时间发呆、回忆。于是,我在试卷背面画了辆车,做了一道作业题,还想象了写文章的感觉,顺便为本文打了草。

或许是因为第一回进入一间美国高中的教室,也或许是近期在奥克兰及伯克利求学期间一些别的思考,我觉得应当把这些事情实在地记下来,而不是“留给日记和自传”。我的文笔显然不会有回忆那样清晰,但是我意识到“动笔”是唯一改变现状的方法,毋庸置疑,感谢读者海涵。

我想,不管这些体验是否影响了我的人格和思维方式,忆起、分享这三个平均发生在六年前的生活片断,尝试以小见大,这行为本身确有个中意蕴。

对了,爹娘应该也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hi!“

(一)

老朋友肯定还记得,新朋友肯定能猜到,我是热衷于自言自语的。我认为自己是独自一人时,就会跟自己说话,侃天侃地,解x推y。在小学五年级一次午饭时,我头回因这习惯惹上了麻烦。

那是个夏天的星期二,我穿的是娘从北京给我捎回来的一件红外套(和校服,显然)。那时候中午在甸柳一小吃承包的小饭桌,那天的伙食似乎是包子和绿豆汤,看午休的是学校里另外一个班主任,坐在教室前面看报纸或者搞十字绣。

大概是上去领第二个包子的时候,偶然四目相对。我不记得我那时又在自己研究啥,因为只是一阵后背发凉。她竟然看见我就站起来了,朝四下学生大吼,指着我:

“你刚才朝着我说了一句很不干净的话。”

一会儿这句话全年级的老师都知道了,我记得我被揪着耳朵去了我自己班主任的办公室,还似乎被推搡了几下。我记得我没有辩解,或着辩解的语速太快被这位老师听成了新的脏字。显然,在她的立场上,我理解被陌生人冷不丁磓一句是多么不敬且恶劣的行为,但是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觉得我会骂人。耳根感觉只是慢慢冷却的惊诧。

是哭着回来吃完的我的包子。我记得嚼而不咽的面粉(馅儿呢!?)淡淡的甜味,和被揪回去,头回被停课一下午,在办公室茶几上写检查的事情。

出乎那时的我的意料,处罚的罪名越发觉得“莫须有“,从“骂人两次”,加深到“骂人两次死不承认“,到 “挑衅老师、撒谎”。

呃,下午三点,编了一篇检查交上去想脱身,她又不依不挠:“你骂我说的具体是什么啊?写下来。“

很久以后,我才能从这里读出震惊。按照自己“想像“的道德标准教育孩子,或许没错,但那时候我可是一个脏字都没用过,却被逼得承认自己骂了人,还得把脏字写下来。无法形容。

同一天下午还去拜访了副校长室,一些我尽管仍然敬重的长辈,在我的一再澄清里,各自觉得自己的形象慢慢高大起来,问我有没有决心改掉随地骂街的毛病。

“知错。” “对不起。” 放学。脱身。自己留的一份检查扔进垃圾桶。

诚然,这样的误会,再提起也只可能是笑谈。毕竟,我庆幸自己没被这名小学老师用一句话毁了我—“她也没这个能耐。”,十九岁的我宽慰自己。这确是一件值得后怕的事情,我认识到自己父母悉心养育的童年、认识到自己的纯洁和忘我,在一些人眼里一无是处,最好,也只是逃避错误时情急抛出的烟幕。别人本就一无是处,谅解不在考虑范围,何况“自己也可能犯错”这种天方夜谭。

我记得我尝试忘掉这件事,也记得自己成功过。之后我再也没穿过那件红色的fila (老妈如果好奇的话),以及也的确有时候说脏话了(抱歉!抱歉!抱歉!)。

尽管如此,我认识到“一句话毁了别人的人生”不是危言耸听。我忠心希望这样的老师没有在其他孩子身上把自己的“正义感”用错地方。在我的经历里,我逐渐认识到无心言语之于他人有时能产生的巨大影响,并学会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二)

我至今短暂的leadership生涯里,除了在俩大学物理俱乐部从事干事之职,最热闹的就是我初一下学期担任数学课代表的时候。

矛盾爆发在一节早上九点的数学课,老师正在讲题,阳光透过南边的办公楼屋檐照在我肩膀上。手机响了,老师走下讲台,从手袋里翻出她的翻盖三星准备接电话。

手机已经翻开了,铃声还在响,该老师一愣,和学生们一同意识到,铃声是从另一台三星发出来的,坐标……大概在我同桌的桌洞里。

被手机打断和错接电话的双重尴尬,放在我身上我也会很生气。没想到的是,老师在做出这一重大发现并没收同桌手机后,顺手使用了就近原则:

“F,把这手机送到你们班主任办公室去!”不容质疑的口气,“现在。”

离开教室几分钟之后,我发现了好消息,班主任还没来上班。我菲迪皮德斯状奔回教室传达这个消息,我希望能让她或自行发落、或稍后处理,也指望件事不要耽误教学和我的对答案事业。

推门,她看见手机还在我手里,容不得我解释,“政教处!”“校长!”,“你找不到一个收下这个手机、愿意处理此事的就别回来。” 就把我推出了十一班教室。

我比较幼稚,觉得老师的做法是对的,便在全班的哂笑(未证实)里再次出发,往返办公楼教室大概四五趟,自豪满满地替这个老师解决一个真的和我的职责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的矛盾,还耽误了大半节课,以及收获了好几间办公室和教室的嘲笑。

我现在还记得这件事。要不是因为它,早上的校园是什么样,我的记忆也不会是这么清晰(太宅啦!),也记得它的尾声。其时,隔壁班主任兼我们数学老师和本班班主任各种不和,擦肩走过都不会给对方一句问候。当然,那时的我(在她丢下不教我们班之前),对此一无所知。

这件以前所认为的小事,或许只是二人矛盾一次前期小规模爆发。也或许她对我“找校领导处理手机“一事莫名的执着,完全不是着眼于纪律或课堂效率。这件事亦更像是一个别扭我班班主任的机会,见我不能让她如愿就转而”惩罚“了浑然不觉的我,和被莫名耽误了学习的我班学生。

有时梦见自己在大早上的甸柳一中走廊里跑,醒来还会冒冷汗。

(三)

这件事也包含“四目相对”,但是快乐一些,我爹娘也知道。

初三上学期,一门叫“化学”的课我在教室里完全提不起兴趣(此处省略四百五十篇#每日化学#),被担心我中考化学考不了满分的父母扭送雨露拓展班,吉祥苑门口。

第二周的一天,我也忘了是在讲啥,来的是一个附近其他初中的化学老师,出了个计算题想找人回答。一如既往的冷场,我也替老师尴尬,在草稿纸写完思路并列完式之后就开始东张西望。抬头,就看见她正在一个一个打量教室里的学生,然后偶然发现她一直在瞟我,也没大在意。我连数都算完了,毕竟。

寂静持续(补习班是按时收费的,这样真的好吗话说?)。一会儿,我再次检查的时候,她已经转而变成盯着我看,我吃了一惊。看见她准备点学生了,就准备站起来解题。

结果,她点了一个完全和我不是一个方向上,坐在后排的同学。我彷徨于是否该松一口气或是否该失望之际,赫然听见老师没控制好音量的自言自语:“找个看起来聪明点儿的回答。“

我脸皮似乎比较厚,但是还是觉得那是侧面指向学生的人身攻击。嘻嘻哈哈就度过了至今唯一一段补习的岁月。总而言之,这个故事倒是作为一个跟化院同学聊天时候的一个保留剧目留下来了。那个老师先前还给我们勾画过“卢瑟福散射“的实验图景。前几个星期,卢瑟福大爷先后出现在我本学期经典力学和粒子物理课程的习题里,我也在新西兰拜谒过他的故居了。这个世界真神奇;青春万岁。

 

 

这个周末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想就先写到这里吧。这些事情我不想追究或再提。我庆幸自己健康快乐地成长到了今天,初步认识了自己热爱的事业和人,能够给身边和线上的朋友力所能及地提供一些正能量。

我希望在自己的时代,能看到更少的误解、迁怒、歧视。我希望能理解更多的人和他们的故事,尽可能提供积极的影响。

“为他人的幸福拓展纵深。”

几句心声为本文作结。

3 thoughts on “小学和初中的三件轶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